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专家称诉讼离婚不受冷静期限制,律师:诉讼成本高,对子女伤害大

专家称诉讼离婚不受冷静期限制,律师:诉讼成本高,对子女伤害大

图片说明:专家称诉讼离婚不受冷静期限制,律师:诉讼成本高,对子女伤害大,。

【撰文/郝佳 统筹/刘姝蓉】写进民法典的“离婚冷静期”正式通过,在网络上引起热议。支持者认为,此机制有利于避免轻率离婚;反对者则表示,这是多数人为少数例子买单,且很可能加重对婚姻弱势一方的伤害。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范辰律师告诉大白新闻,虽然冷静期不适用于诉讼离婚,但诉讼成本很高,法律程序持续时间长。他表示,婚姻中的受害方,可依据《反家庭暴力法》保护自己。离婚冷静期制度引发讨论人大代表:避免轻率离婚,不如设置结婚冷静期作为“新中国第一部民法典”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的诞生,对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具有重要意义和影响。民法典中制定的多项条款均引发热烈讨论,其中话题度最高的,应属“离婚冷静期”的正式生效。提交离婚申请后启动30天的冷静期,主要是为了防止“冲动型”离婚。全国政协委员、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在采访中表示,离婚冷静期设立的出发点,是让当事人慎重地、考虑成熟后再行使自己的离婚权利。“离婚冷静期有它的合理性,也有它的价值和意义”。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在连线节目时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。他认为,设计冷静期之目的不是要限制离婚自由,而是尽量避免出于冲动,轻率离婚的例子。在白岩松看来,“这一个月的冷静期恰恰不是对婚姻自由的一种破坏,而是怕过于自由的草率。”白岩松近日回应离婚冷静期等热点问题然而,不少网友仍对冷静期机制的意义存在疑虑:“很多走到离婚这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冷静期有何必要?”“对于那些因感情破裂离婚的夫妻来说,分开不是痛苦,拖着不让离才是”“就算两人冲动离婚后悔了,还可以复婚啊”。更有人担心,强制性暂缓离婚对弱势方不利,恐怕会酿成更多家庭悲剧。在离婚冷静期方案草拟阶段,全国人大代表蒋胜男便提出了反对,并于今年两会提交了“删除民法典草案离婚冷静期相关条款”的建议。在她看来,离婚冷静期是“以极少数人的婚姻问题强迫绝大多数人为此买单”。根据蒋胜男的调研结果,2019年的所有离婚夫妻中,30%因为“了解不够、性格不合”。她指出,“对于这样的人群你给他们30天、甚至60天冷静期可能都不够。”“比起离婚冷静期,更应该设置的是结婚冷静期。”蒋胜男代表指出,结婚登记之前先考虑清楚,这才是减少轻率离婚的最好办法。蒋胜男代表认为轻率离婚者只是少数例子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头条新闻在社交媒体发起的网络调查,有超过30万网友认为冷静期不会降低离婚率,另有6万人持相反意见。有网友评论称,“该离婚还会离,但结婚的人要慎重了。”律师:离婚冷静期需要做好制度衔接据民政部2020年第一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的数据显示,2019年全国结婚登记947.1万对,近10年间首次跌破1000万对;离婚登记415.4万对,离结比接近44%。而民政部此前公布的大数据显示,从2013年起,我国结婚人数连续6年下降,中国离婚率2010年~2017年持续攀升,2018年有短暂回落,2019年继续上升。 (数据来源:民政部)在结婚欲望持续降低,离婚率连年走高的大背景下,“离婚冷静期”制度应运而生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一千零七十七条规定:“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,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,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。前款规定期限届满后三十日内,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;未申请的,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。”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范辰律师表示,“离婚冷静期”是个新鲜事物。此条款的实施,应做好制度衔接工作。比如,夫妻拿着财产分割和子女抚养达成一致的离婚协议书,是否不能再立即办理离婚证了?提交撤回离婚登记申请的手续是怎样的?需要固定格式吗?冷静期期限届满后三十日内,如果只有一方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,是否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?因此,范律师建议通过修改《婚姻登记条例》,建立配套制度,具体落实此项规定。家暴出轨不受冷静期制约?律师:离婚诉讼成本高另一方面,法律层面的强制性干预是否侵犯了公民婚姻自由权,引发人们激烈的讨论。蒋胜男代表就指出,让全员强制进入“冷静期”,是对婚姻自由权某种意义上的背离,也是对公民理应对自我负责行为的承担义务能力所做的剥夺。作为民法典立法的参与者,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、教授程啸则对离婚冷静期做出进一步阐说明。他表示,“首先要明确的原则是婚姻自由,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。但是,所谓自由都有限制。”据了解,我国现行的婚姻制度之下,终结婚姻关系分为两种途径:协议离婚和诉讼离婚。程啸教授指出,首先,民法典中所制定“离婚冷静期”,只适用于双方到婚姻登记机关去协议离婚,但并不适用于所有离婚情形。若发生家暴或婚内出轨现象,到法院起诉离婚的话,就没有所谓的“冷静期”适用问题。但落回现实层面,“诉讼离婚的成本非常高,光是时间成本就不得了”,范辰律师告诉大白新闻。他代理的两件离婚诉讼均已经进行三年了,现在还没有走完诉讼程序。范辰律师还指出,诉讼离婚往往双方撕破脸,动荡的家庭使未成年子女受到伤害。再者,诉讼离婚官司会产生诉讼费、律师费、差旅费、鉴定费等等,也会付出经济上的成本。婚姻弱势方“等不了”,委员建议加强受害者权益保障事实上,不少反对离婚设置冷静期的网友均认为,对于很多在婚姻中遭受暴力伤害的弱势群体来说,离婚是“一刻也等不得”,拖下去的伤害只会更大。《反家庭暴力法》的执行层面仍存在一些现实中的例子有很多。2009年,“董珊珊案”震惊社会:北京女子董珊珊婚后遭到丈夫王光宇长期殴打,在等待法院受理离婚起诉的过程中,董珊珊被家暴致死。以虐待罪被拘捕后,王光宇最终仅获刑六年六个月。2017年,被丈夫打到耳膜穿孔的成都教师芦苇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,称自己和女儿长期遭受丈夫陈志平家暴。然而,成都华城区法院一审以“夫妻感情尚未完全破裂”为由,驳回了她的离婚请求。法官事后面向媒体称“家暴要有持续性”,并表示“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,要给双方冷静期。”那么,离婚冷静期的出台,是否对婚姻中的弱势群体更加不利?他们如何通过法律途径保护自己?范辰律师对此表示,该规定只是设计了一个促使离婚当事人冷静思考、妥善抉择的“安全阀”,并不能简单地认为会导致对弱势群体不利。他表示,如果强势一方有家暴行为的,弱势一方可以依据《反家庭暴力法》规定保护自己:受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、近亲属可以向加害人或者受害人所在单位、居民委员会、村民委员会、妇女联合会等单位投诉、反映或者求助;受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、近亲属也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;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,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,人民法院应当受理。大白新闻注意到,自2016年3月1日正式施行,今年是《反家庭暴力法》实施的第四年。“《反家庭暴力法》搭建了反家庭暴力的制度框架,但里面内容规定得比较原则,操作性较差,需要制定配套措施来落实,也需要相关部门改变‘清官难断家务事’传统理念来协助实施。”范辰律师认为。切实保障《反家庭暴力法》的执行力度,也是今年两会的提案之一。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、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彭静呼吁,应推进《反家庭暴力法》实施,加强受害者权益保障。彭静在常年的诉讼代理过程发现,家庭暴力案件中的受害人多为弱势群体,他们通常不敢、不愿、不会收集证据,而且如受到冷暴力等精神伤害,举证会更加困难。她认为,应切实改变举证责任分配不公致受害者维权难的现象。她提出,需要拓展《反家庭暴力法》列举行为的范围,将家庭成员之间以侮辱、诽谤、散布隐私、威胁、跟踪、骚扰等方式实施的身体、精神等侵害行为纳入家庭暴力范围。她还建议,要切实推进人身保护令的执行,针对实践中人身保护令在送达和执行过程中遭遇拒收、暴力抗拒情形,加强规范治理。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成人影院高清无码AV画质_日本高清色情视频_虎牙有鱼er进群视频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专家称诉讼离婚不受冷静期限制,律师:诉讼成本高,对子女伤害大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cruizeme.com/article/52.html
有关热门【专家称诉讼离婚不受冷静期限制,律师:诉讼成本高,对子女伤害大】的标签